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法冶新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法冶新闻 > 社会与法 >

夫妇恶意透支350万 亡命鸳鸯逃外国做苦力

2015-05-12 14:28 | |
我要分享

  曾经:常熟商界小有名气的女强人“郑姐”

  现在:乌干达首都街头帮人看水果摊

  曾经:能在长三角开5家实体店的吴老板

  现在:乌干达深山水电站工地苦力

  原本是叱咤商海、令人艳羡的贤伉俪,但盲目地扩张让他们债台高筑。为了周转资金,这对在常熟做生意的浙商夫妻,恶意透支多家银行信用卡共计350多万后潜逃出境。

  今年春节前,公安部、江苏、苏州、常熟四级公安机关组成境外追逃工作组,远赴东非高原乌干达。目前,两名嫌疑人均已到案。令人唏嘘的是,境外并非“天堂”,这对老板夫妻刚到乌干达便遭遇抢劫,为了谋生两人分隔两地,一个看起了水果摊,另一个则成为工地苦力。 通讯员 苏宫新

   狡狐

  老板夫妻生意失败 恶意透支350多万

  去年8月,常熟市公安局经侦大队连续接到多家银行报警,称吴某、郑某夫妇办理的信用卡严重透支,经多次催缴仍不归还欠账,现在两人已经“失联”,有恶意透支信用卡之嫌。

  民警梳理发现,吴某夫妇办理的信用卡涉及七八家银行,恶意透支款项达350多万元。由于银行认定恶意透支有一个过程,到案发时,吴某夫妇早已不知去向。根据出入境记录,警方确认两人已经于去年年初潜逃出境。

  吴某夫妇缘何要恶意透支这么多钱?这得从两人的身份说起。吴某夫妇是浙江平阳人,2010年,两人到常熟招商城从事童装销售生意。很快风生水起,妻子郑某在常熟招商城的生意圈里还成了小有名气的“郑姐”。为了周转资金方便,2012年夫妻俩办了多家银行的信用卡,之前一直正常还款。

  2013年,看到生意大好,吴某夫妇决定扩大经营。通过民间拆借资金,两人很快在长三角地区布局5家实体店。盲目地扩张并没为两人带来增值的效益,反而将他们逼入困境。

  2013年年中,由于生意失败,吴某夫妇债台高筑。为了翻本,两人又回到浙江老家,拆借到了一笔资金,还请来了一个团队做网店,但生意依然没起色。

  到2013年下半年,讨债的人陆续上门,夫妻俩只得恶意透支信用卡付高利贷。

  去年1月1日,一方面为了逃避债务,一方面想着到境外“淘金”还债,吴某夫妇登上去往东非乌干达的航班。

  “案发后,我们到吴某夫妇的老家走访,得知他们应该藏身乌干达。”常熟经侦大队大队长顾晓春介绍,由于吴某夫妇几乎借遍了亲朋好友的钱,所以老家的亲戚提起两人怨言很多,并不愿配合警方工作。

  “想通过其家人将两人劝返,几无可能,于是我们考虑出境抓捕。”顾晓春说。

  猎狐

  比对微信照片,找到逃犯藏身地

  今年1月27日,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向江苏省公安厅发出通知书,组成境外追逃专案组,对吴某夫妇开展境外缉捕。

  警方得知,2月8日吴某夫妇将参加一个活动。2月6日深夜,追逃民警踏上了飞往乌干达的航班。

  常熟市公安局经侦大队综合中队中队长王银华说,“由于吴某夫妇潜逃境外多日,我们只知道两人的身份信息,大概的活动范围为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地区。”

  当地时间2月7日下午1点左右,追逃组抵达乌干达,在大使馆及乌干达警方协助下,明确了吴某夫妇参加活动的地点。

  “坎帕拉当地有不少华人,我们这样的生面孔一旦出现,很容易引起嫌疑人的警觉。”王银华说,他们将嫌疑人的大头照交给乌干达警察,由他们抓捕。

  一直等到中午,吴某夫妇都没出现。追逃小组判断,吴某夫妇可能临时改变了主意。

  接下来两天,追逃小组开车在坎帕拉逛大街,寻找吴某夫妇的藏身地。庆幸的是,追逃小组通过比对一组微信照片,推测并找到了两人的藏身地。

  没看到妻子微信,醉酒丈夫被抓

  2月11日下午,第二次抓捕行动开始,追逃小组通过当地中间人联系“郑姐”,本已确认其在家中,但当民警上门时,里面却没人。当中间人再次联系“郑姐”时,她已经明显在撒谎,“肯定把她惊动了。”

  追逃小组发现,“郑姐”居室中的布置像是独自居住,那吴某去了哪里?经中间人询问,吴某在200多公里外一个由中国承建的水电站建筑工地上打工。追逃小组立即兵分两路,一路继续在郑某居所外蹲守,另一路连夜赶往水电站工地。

  乌干达地处东非高原,吴某藏身的水电站建筑工地就藏于深山。“200多公里的山路,又是走夜路,险象环生。”参与抓捕吴某的追逃民警说,抵达水电站工地已是凌晨3点。稍作休息后,早上6点多,民警找到水电站工地负责人,“有这么个人,昨晚还和我喝酒哩,醉了,在工棚睡哩。”

  追逃民警异常兴奋,立即移步工棚。果然,吴某满身酒气在打呼。“事后我们查看吴某手机才发现,那真是悬啊!就在我们赶去抓捕的路上,郑某已发了多条微信告诉丈夫:中国警察找来了。不过,吴某喝醉了,并未及时看到这些信息。”

  攻心为上,丈夫劝说妻子投案

  吴某落网,追逃民警继续寻找郑某的下落。“她被惊动了,切断和所有人的联系。”

  为了让郑某露面,追逃小组选择“攻心计”,不断给郑某发微信,告知其丈夫已被中国警方抓获,马上将要押解回国,希望其在2月14日下午7点前出面办手续,但郑某始终无动于衷。

  “只有我能说服她。”吴某主动提出劝说妻子投案。随后,他通过微信向妻子发送了3段语音,回忆了在乌干达的艰辛,赚不到钱的无奈,以及思乡之情。

  当晚,郑某主动联系警方,表示愿意回国自首,但她提出能否延缓到年后,要将手头的事情处理好,追逃小组同意了她的要求。

  大年初一,吴某的遣返手续办好,追逃小组踏上归程。3月14日,常熟警方接到了郑某的电话,她已登上了回国飞机。3月15日下午两点,飞机落地,一个个子小小,皮肤略黑的中年女性由边防人员移交给常熟警方。“很难想象,她就是曾经叱咤商场的‘郑姐’。”飞机落地的那一刻,她还轻轻说了声“总算回来了”。

  狐语

  一年被抢3次,看到常熟警方“很亲切”

  在很多人印象中,潜逃境外的嫌疑人都似乎去了“天堂”,过着神仙般的生活,事实并非如此。

  说起在乌干达的生活,吴某夫妇是一把辛酸泪。“刚到没多久,我们被抢,带过去的钱全没了。”吴某说,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夫妻俩都是靠老乡接济,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。

  为了谋生,吴某夫妻分居两地。妻子郑某给一个老乡看水果摊,挣点生活费,吴某则到水电站工地,名为做生意,但很多时候就是做苦力。

  “一年多,光抢劫就遭遇了3次。”吴某说。有一次,他坐个摩托车去菜场买菜,路上就被人从车上拽下来,将他的包抢走。“钱没了,人还受了伤。”还有一次,吴某和妻子在乌干达的暂住地,不法分子踹门入室,用刀逼着他俩洗劫了他们的“家”,好在他们本来就没什么值钱东西。

  “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我过够了。”吴某说,这次常熟警方找到乌干达,他很意外,但也觉得亲切,“在乌干达也赚不到钱,自己做错的事,终究要还的。”目前,吴某夫妇涉嫌信用卡诈骗一案已由法院开庭审理。

  再看看其他出逃者

  原市委书记逃美,房客目露淫光

  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出逃美国期间,他又怕被中方发现,又怕被美方抓获,和妻子有护照不敢用,有病不敢就医,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,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。

  “两年零八个月当中,我与妻子住过两次小旅店。整日不敢出屋,靠面包果腹,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风一样,在不足十平米的斗室里转圈踱步。后来分别在南加州租住过三次合租屋。合租屋的条件实在是太差了,房客人高马大,声大如钟,少有修养,看到我爱人时就目露淫光,实在是让人惊恐。”王国强说。

  原国土局长坐吃山空,国外背尸维生

  长沙市原国土局长左天柱出逃美国,同样陷入窘困。携带出逃的几百万赃款在美国很快就坐吃山空,基本不会外语的左也找不到像样的工作,不久情妇也离他而去。据后来在国外见到左的人说,他只能靠着给殡仪馆背尸首勉强谋生。

  云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胡星出逃新加坡后,换了3个酒店。他总觉得自己被跟踪,“觉得走投无路,整天忐忑不安,寝食不宁。”

  弟弟从加拿大传给他的消息,更让胡星心惊胆战:昆明已经派人追到新加坡了。他在与弟弟的通话中揣测:跟踪的人是新加坡警察或是中国警察?还是黑社会来敲诈?任何一种猜想都令他“惊恐万分”。

  ■相关新闻

  江苏已对400名职务犯罪人员实施追逃

  扬子晚报记者从江苏省公安厅获悉,在去年的“猎狐2014”专项行动中,江苏警方抓获境外逃犯73名,抓获境外逃犯总数已经超过2013年全年。

  今年“猎狐”行动以来,江苏警方已组织10余批次警官小组约50余名民警赴境外开展缉捕工作,追逃实战技能得到明显提升,并不断创新追逃战法,对潜逃境外人员实施精准定位。据通报,今年“2015”境外追逃专项行动以来,江苏已经抓获21名境外逃犯,已对400名职务犯罪人员实施追逃。(记者 于英杰)

(责任编辑:admin)
网友评论
热门新闻